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視力?;ぃ?img onClick="ChangeColor('#f8f5b0')" border="0" width="13" height="13" alt="" src="/picture/0/1403101708593339011.jpg" />
煤炭:70年發展的強勁動力
來源:中國能源報????日期:2019-09-27????????訪問次數:????????字號:[????]

  新中國成立70年,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,我國煤炭工業實現了由小到大、由弱到強的歷史大跨越,成為世界第一煤炭大國,為中華民族實現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飛躍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  回顧70年,改革伴隨著煤炭行業發展的每一個腳印,創新推動著煤炭行業發展的每一次飛躍。進入新時代,行業發展理念更加科學,發展目標更加明確,發展思路更加清晰,發展動力更加強勁。
  提供70%以上一次能源
  煤礦工人值得全社會尊重
  70年前的舊中國,由于長期戰亂,煤炭工業基礎十分薄弱。1949年,全國只有20多家煤炭企業、200多處煤礦,產能4300萬噸。
  新中國成立以來,國家高度重視煤炭工業健康發展,鼓勵支持增加煤炭投資,70年來,煤炭采選業固定資產累計完成投資4.8萬億,建立起了集資源勘查、科研教育、煤礦設計、建設生產、加工轉化和煤機制造、綜合利用的完整的煤炭工業體系。全國煤炭產量由1949年的3243萬噸增長到2018年的36.8億噸(最高為2013年的39.7億噸),增長了114倍;累計(1949年-2019年上半年)生產煤炭860多億噸,為國民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70%以上的一次能源。1985年,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一產煤大國,產量占世界的比重由1991年的15.88%增加到2018年的45.96%。煤炭進出口總量約占世界煤炭貿易量1/4左右。
  為高效輸送煤炭,國家集中力量先后建成大秦、朔黃、蒙冀、瓦日、集通等主要煤炭鐵路運輸通道,全國煤炭鐵路運輸網基本形成。煤炭鐵路發運量由1978年的4億噸增加到2018年的23.8億噸;建成秦皇島、京唐港、曹妃甸、黃驊和南京、武漢等一批沿海、沿江煤炭中轉港口。同時,全國主要港口煤炭吞吐量由1979年的5212萬噸增長到2018年的15.16億噸。
  煤炭工業的快速發展,支撐了超10億千瓦的煤電裝機每年20多億噸左右的電煤需求,支撐了鋼鐵工業每年9億多噸粗鋼產量6億多噸的煤炭需求,支撐了每年24億噸水泥產量、建材行業5億噸左右的煤炭需求,支撐了每年700多萬噸化肥產量、化工行業用煤3億噸的需求。
  可以說,沒有煤炭工業發展,就沒有我國現在的工業體系,就不會有70年經濟社會的持續快速發展。
  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人艱苦奮斗,為國家經濟發展貢獻光和熱。從馬六孩、連萬祿揮動鐵鎬創造出新中國第一個掘進紀錄,到地球轉一圈他轉一圈半的侯占友無私奉獻、永不言退;從石圪節精神到全國煤炭工業十面紅旗,老一代礦山勞動模范夯實了煤炭精神和文化的基石。
  周總理曾高度評價“煤礦職工為國家出了力,救了急,立了功”,黨中央國務院領導多次接見煤炭工業勞動模范代表。
  新時代,從藍領工程師、首席技師到大學生采煤隊;從人民功臣甘厚華到愛崗敬業開拓創新的定海神針白國周,再到博士生導師鄧存寶科技興礦,碩果累累;新時代的礦山勞動模范書寫著煤炭工業改革開放的新篇章,他們行為感動了中國,《礦工萬歲》的歌聲響徹祖國大地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新中國成立之初,我國煤礦工人中90%以上是文盲或半文盲。改革開放后,國家不斷加大對煤炭院校和涉煤專業的支持力度,高度重視煤炭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,培養了大量人才,越來越多的“大學生采煤隊”成為新時期煤炭工業的優秀代表。同時,國家加大煤炭科研領軍人才建設力度,涌現出一大批以兩院院士為代表的高水平科技工作者。目前,煤炭行業人才隊伍培育體系逐步完善,煤炭職工隊伍素質明顯提升。
  改革帶來活力
  轉型升級成效顯著
 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對煤炭工業高度計劃管理、單一對煤炭投資到改革開放初期推動的鼓勵社會資本投資“大中小一起上”,再到“整頓提高”“關井壓產”“關閉破產”“安全整治”“安全高效礦井建設”和“去產能”“兼并重組”“智能綠色礦山建設”等,持續不斷地淘汰落后,發展先進生產力,有力促進了煤炭產業結構不斷優化。
  從國家統一定價、統購統銷到國有煤炭企業“總承包”“轉換經營機制”,再到建立現代企業制度、深化國有企業改革、行業誠信體系建設、推動多種所有制企業協調發展,煤炭企業在市場經濟中的主體地位不斷增強。
  從投融資體制、行業管理體制、資源有償使用制度改革、逐步放開煤炭價格、取消政府主導的煤炭訂貨制度、規范進出口到取消重點電煤合同、全部放開電煤價格,市場在配置煤炭資源中發揮的決定性作用顯著增強。
  特別是在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建立起來的“產能置換”“最低最高庫存”“中長期合同與基礎價+浮動價的定價機制”“應急產能儲備”和“政府行業企業共同抑制價格異常波動機制”等市場化、法制化的基礎性制度,為煤炭行業長期穩定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  煤炭行業堅持改革開放,供給體系質量明顯提高,市場調節能力提升,全國煤炭市場供需由長期短缺逐步發展到總體平衡,并正在向高質量動態平衡轉變。
  同時,改革開放以來,煤礦由單一國有制逐步轉變為多種經濟成分并存。2017年,煤炭開采業國有控股企業資產比重達76%,主營業務收入比重達64.4%。
  產業集中度不斷提高。全國煤礦數量最多時,1988年達6.5萬處,其中鄉鎮煤礦6.3萬處,單井規模僅為0.56萬噸/年。經過多年持續不斷地規范管理、淘汰落后,到2018年末,只有5700處煤礦,其中單井規模由不足3萬噸提高到90萬噸/年。
  大型煤礦成為煤炭供應的主力。2018年底,全國年產120萬噸及以上的大型現代化煤礦超過1200處,產量占全國的80%以上;產量超過2000萬噸的企業發展到28家,其中億噸級企業7家。
  隨著產業結構不斷優化,新業態加快發展,煤炭全產業鏈水平大幅提升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我國煤炭工業表現為單一產業結構,隨著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,煤炭企業在做強做大、參與市場競爭的過程中,逐步向多種經營轉變,“煤電路港航一體化”、多產業融合協調和“清潔能源生產商與供應商融合發展”等新的商業模式逐步成為行業發展方向,全行業初步形成了煤炭、電力、煤化工、建材、新能源、現代物流、電子商務、金融服務等多元化產業協調發展的格局。
  科技從“跟跑”到“領跑”
  裝備快速向智能化挺進
  新中國成立初期,煤炭科技由土法上馬小打小鬧到改革開放初期部分引進、全面引進,再到消化吸收再創新,逐步實現從“跟跑”向“并跑”和一些領域“領跑”的轉變。
  大型煤炭企事業單位普遍建立了煤炭科技創新研究中心。近年來,有近百項煤炭科研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獎或技術發明獎,有3500多項科研成果獲行業科技進步獎,有力推動了煤炭行業科技創新。
  煤炭資源成藏機制、賦存規律等研究和地質勘探技術取得重要進展,新發現和查明了一批具有世界級儲量規模的礦床,基本摸清了我國煤炭資源家底。截至2017年底,全國煤炭保有查明資源儲量1.67萬億噸,比1978年增加1.1萬億噸,為我國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提供了有力的資源保障和能源支撐。
  煤礦設計理念不斷創新,系統簡約、工藝先進的開采方式得到普遍推廣。其中,鉆井法、凍結法、注漿法和全斷面施工等復雜地質條件下的新型建井技術不斷涌現,礦井建設周期大幅縮短;無煤柱“110-N00”采煤法走在世界前列,礦井資源利用率大幅提高。
  煤炭技術裝備自主研發能力顯著提高,年產千萬噸級的綜采設備、采煤機、液壓支架、運輸機、大型液壓挖掘機和千萬噸級選煤廠、3000萬噸級群礦選煤技術裝備全部實現了國產化,并處于世界領先水平。
  煤炭科技進步不僅提高了煤炭生產效率,且極大提高了煤炭安全保障能力。全國煤礦生產由事故多發轉變為安全生產狀況穩定好轉,2018年煤礦百萬噸死亡率下降到0.093。
  隨著行業創新發展機制逐步形成,煤炭生產方式發生了深刻變革,實現了由小生產向現代化大生產的轉變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煤礦設備簡陋、技術落后,煤炭開采多為人拉肩扛,手工作業。上世紀60年代,煤礦開始推廣半機械化生產,以后逐步轉變為機械化大生產,并逐步轉向自動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發展。
  2019年上半年,全國已有152處煤礦建成183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,巡檢、選矸11種機器人已在煤礦井下應用。大型煤礦綜合機械化煤炭產量比重由1990年的51.7%提高到2018年的97.9%,掘進機械化程度提高到54.1%,回采工作面單產、掘進工作面單進分別達8.05萬噸/個·月、156米/個·月,煤礦原煤生產人員效率大幅提升。
  煤炭清潔生產規模不斷擴大,煤炭企業由原來只生產原煤轉變為以洗選煤和精細配煤為主。2018年全國原煤入選率71.8%,比1980年的13.3%提高58.5個百分點,接近世界先進水平。煤礦節能減排取得顯著成效,2018年國有大中型煤礦原煤生產綜合能耗13.85 千克標準煤/噸,同比2015年降低6.7%。煤矸石利用率70%,礦井水利用率72.8%,井下瓦斯利用率約42%。
  煤炭轉化邁出新步伐。煤炭企業參股、控股電廠權益裝機容量超過3億千瓦,占全國火電裝機容量的1/4以上;百萬噸直接液化、間接液化示范項目建成投產,實現穩定運行,煤制油、煤制烯烴、煤制氣、煤制乙二醇產能產量初具規模。煤炭開始由單純做為燃料開始向燃料與原料并重轉變。
  綠色發展深入人心
  全面融入國際市場
  煤炭資源開發由注重產量規模,到注重環境?;ず吐躺笊?、生態礦區建設,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已深入人心,煤炭綠色礦山建設機制逐步形成。
  保水開采、充填開采等綠色開采技術得到廣泛推廣,煤炭開采由損毀環境轉變為少損毀或不損毀環境、全面修復環境轉變,美麗礦山建設成為全行業的自覺行動。
  在采煤沉陷區建成了一批國家礦山公園、近代工業博覽園和國家生態旅游示范區;有的關閉退出煤礦改建為各具特色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、紀念館、科技館等,承擔著教育和激勵青少年奮發圖強的使命;有的改建為工業園區、倉儲物流基地,繼續發揮作用。大規模的煤礦棚戶區改造工程極大改善了礦工及家屬的居住條件,新建職工住宅小區成為美麗礦山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  改革開放之初,煤炭企業通過引進資金和技術裝備開發建設了18處煤礦,引進100多套綜采和掘進設備。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,我國煤機制造技術得到快速發展,不僅滿足了國內煤炭工業快速發展的需求,而且還走出國門出口到一些主要產煤國家。
  同時,煤炭進出口貿易不斷擴大。改革開放之初,我國煤炭以出口為主,煤炭出口由1978年的321萬噸增加到2003年的9402萬噸。隨著我國經濟快速發展,2004年以來煤炭進口逐步增加,2009年我國首次成為煤炭凈進口國,2013年我國煤炭凈進口3.2億噸,目前煤炭年凈進口維持在2.5億噸左右。
  煤炭企業對外交流與合作不斷擴大,歷時40多年連續17屆中國國際煤炭采礦技術交流及設備展覽會已成為國際交流的品牌。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建設推進,近幾年煤炭企業對外投資范圍和規模不斷擴大,合作方式不斷創新,產能合作層次和質量水平顯著提升。大型煤機裝備出口逐年增加,我國煤炭工業的國際影響力顯著增強。
  總之,行業快速發展既有良好的國際國內條件,也有堅持改革開放不斷創新的努力。
  今后,在推動能源革命、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,必須下大氣力推動煤炭安全綠色高效智能開發和清潔高效低碳利用,以實現煤炭生產和消費方式的深刻變革,努力做好煤炭這篇大文章。

?【打印】?【重庆时时彩平刷秘籍



   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